相关文章

不满行业乱象  无锡一护理主任自开医疗级月子中心

不满行业乱象  无锡一护理主任自开医疗级月子中心

因为生二胎住月子中心看到该行业各种混乱和违规行为,无锡某医院护理主任毅然放弃从事25年的医护工作,创办了无锡首个医疗级月子会所,志在确保新生儿人生第一站安全,为孩子的茁壮成长打好基础,更要为整个月子行业创立行业标准。 

行业乱象:安全隐患十分惊人

和睦月子中心总经理张琳薇,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,从事护理工作25年。先后担任过医院大外科、内科、儿科护士长,医院护理部主任和院感科科长,拥有丰富的护理和感控经验。由于国家二胎政策放开,让她有机会再当了一次妈妈,才领略到了当前最热门月子中心的“专业服务”:作为一个老护理工作者,刚住进月子中心的张琳薇着实吓了一跳,虽然月子中心环境宜人,服务也很热情,但各种安全隐患十分惊人:一是硬件设施不到位,卫生条件较差,缺乏婴幼儿专业护理设施;二是专业人员少,护理能力跟不上,护理人员多未经过专业培训,对母婴护理的特点、注意事项等缺乏足够了解和重视;第三,作为一个新兴产业,月子中心目前是国家法律监管的真空地带,各种违规、事故防不胜防。 

据了解,月子会所、月子中心本是来自台湾的概念,近几年才开始在内地逐渐盛行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国内“月子中心”市场份额超过30亿元,全国范围成规模的月子中心有700多家,但“月子中心”收费却是参差不齐,有的是“天价”,几万甚至几十万屡见不鲜,可“月子中心”却始终处于监管空白。张琳薇坦言,月子准入门槛太低。目前母婴保健在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》中没有专门的经营范围、行业类别表述及注释,所以被归类于居民服务中的“家庭服务”,还未对月子中心的开办设置专业准入门槛。开宾馆还要卫生许可证、开饭店要食品经营许可证、开医疗机构更要得到卫生部门的批准许可,而开月子会所,这个集合住宿、餐饮、医护保健为一体的机构,却只要通过工商注册,领个营业执照就可营业。而大多数消费者因为工作繁忙,图方便省心,未考察月子中心的人员是否专业,卫生环境可否达标就匆匆入住。刚出生的孩子和刚生产完虚弱的妈妈,更容易在不规范月子中心出现感染等各种问题。上海就曾爆出天价月子会所里,14名母婴交叉感染红眼病的新闻。西安某月子中心也出现过产妇在“月子餐”里吃出米虫的事件。

 

下定决心:做医疗级月子中心 

张琳薇举了两个例子,“三查七对”是护理工作的基础制度,但在大多数的月子中心的非专业人员是没有核对药名,患者姓名,保质期等职业习惯的,发错药时有发生。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,看到一个妈妈因为没有奶,所谓的催奶师居然说,是乳腺管堵了,要掰开乳头用针头去挑.......张琳薇真的是怒了,这就是典型的非法行医,几乎就是明目张胆地犯罪,无视这些妈妈和新生儿的生命健康。在上网搜索“月子中心事故”看到高达129万条的新闻报道后,更让她毅然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医院管理岗位,决心要做出医院级的月子中心。 

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赌上了自己全部的家当,和睦月子会所于今年3月正式启动。除了基础建设和装修,张琳薇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了会所组织结构、制度、人员培训上。于是,无锡的月子会所首次出现了医务部、感控部、质控部、护理部这些医院才有的科室;月子中心居然也有了成体系的护理质控,护理急救、感染控制等全套制度;急救、产康、健身、消防、监控等全套设备的入驻,让张琳薇有了一点底气:完全按照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出台的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和服务指南》标准建设的月子中心,已初步具备健康护理、母婴保健、月子营养、产后形体修复、心理疏导的服务能力。

 

最后一关:专业人士来找茬

8月18日,当和睦月子中心所有设备进入完毕,全部人员招聘培训到位后,张琳薇并不急于试运行,而是请来了无锡各大医院儿科、妇产科、儿童保健科的专家们以及资深营养师来进行全面“挑刺”。尽管大家对月子中心目前的医疗级护理水平赞不绝口,但挑剔的专家们还是毫不客气地提出了大量整改意见,如“新月子中心对儿童保健的意识还不足,在一些功能使用上还不尽合理”等。让张琳薇感叹“隔行如隔山”,尽管自己从事护理多年,但科室和科室之间的差异还是非常巨大。张琳薇立即布置全面整改,力求和睦月子中心从迎接第一个新生儿的开始,服务就是无可挑剔的。 

张琳薇介绍,“月子”期在医学上属于围产期产褥期范畴,是协助产妇顺利渡过生理和心理转折的关键时期,更是新生儿一辈子健康成长基础的基础。这一时期小儿脱离母体开始独立生活,内外环境发生巨大变化,但其生理调节和适应能力不够成熟,易发生不升、体重下降,各种疾病如产伤、窒息、、感染等。根据这些特点,新生儿时期儿童保健更强调护理。所以,和睦月子会所在管理上更要精益求精,自己和自己过不去,才能确保在服务和质量上万无一失。